体彩北京十一选五|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|
?首頁?
? >? 資訊中心? >? 媒體聚焦
《工人日報》:梁爽:“想在災難來臨時為社會做點事”
來源:工人日報 時間:2020-02-25 字體:[ ]


梁爽穿著防護服出任務前留影。照片由受訪者提供

普通人點亮普通人

在疫情防控的各條戰線、各個角落,堅守崗位、奔波忙碌的身影無處不在。為了救治生命,為了社會有序運轉,各行各業的勞動者毅然按下“快進鍵”,無論是醫護人員對患者“有我在,不要怕”的安慰,還是快遞小哥對客戶“只要飯是熱的,希望就不會冷掉”的鼓勵,總能帶給人們信心與力量。

千千萬萬的普通勞動者,用不舍晝夜的奮斗“加速度”,換來了抗疫力量的“加速”生長和治愈率的“加速”提升。這些平凡英雄,用英勇奮斗為人們點亮希望、帶來溫暖。

編者

1月24日,大年三十,原本是一年中家人團聚最重要的日子,可梁爽一個人待在武漢。他的妻子和孩子一個星期前已經回了老家。看著手機上各種跟疫情有關的消息,武漢封城了,他也有點恐慌,但覺得自己“得做點什么”。

35歲的梁爽是電建地產·南國置業公司員工,他給公司項目所在地漢興街街道打了個電話:“我是黨員,想當志愿者,有沒有我能幫忙的?”

對方回復:“只有最危險的工作,送病人。”

梁爽考慮了兩分鐘,又打過去:“我想好了,我去。”

其實,梁爽知道,華南海鮮市場就在漢興街街道。越危險的地方可能越需要人。從1月28日到2月13日,梁爽穿梭在這個街道的16個社區和兩個醫療中心,除了護送病人去醫院救治外,還給無人照顧的患者送去藥品、給一些醫院送去防護物資,累計出車100多次。

快一點,再快一點

第一次出車時,梁爽很緊張,“心都提到了嗓子眼”。臨走前,街道工作人員提醒他,“車窗要一直開著,不要聊天,盡量不要接觸。”

他的任務是送一對老夫婦去醫院,老兩口已經高燒多日不退。他提前給老人打電話,告訴他們車上冷,多穿衣服,戴好帽子。到了醫院,梁爽扶老人下車。“那么做比較危險,但看著兩個孤單的老人,忍不住想給他們一點安慰。”看著老兩口顫顫巍巍相互攙扶著去急診室的背影,他的眼淚掉了下來。

讓他印象深刻的還有一對年輕夫婦。那天,任務單上的信息顯示是一名90后的女性確診患者。第一次接到確診患者的單子,梁爽更緊張了。等患者和陪診的丈夫上車后,他趕緊開車向醫院駛去。一路上,他想開快些,又不敢開快,因為雨下得很大,霧氣也大,而且戴著護目鏡,視線受到些影響。

到了醫院門口,那對夫婦下車時,梁爽安慰了一句:“你們這么年輕,體質好,不用太擔心,很快會好起來的。” 沒想到,女孩語氣平靜地說:“我們不怕,我們是醫生。你們志愿者很偉大,要照顧好自己啊。”

梁爽拍下了這對醫生夫婦的背影,走下車,默默地向他們鞠了個躬。

2月8日,好消息傳來,那位女醫生治愈出院了。

電話不停地響起,一個任務接一個任務。梁爽知道,每一趟出車,都是在幫助一個患者和病魔賽跑。他希望自己快一點,再快一點。

善意也會“傳染”

起初,梁爽沒有把當志愿者的情況告訴妻子,怕她擔心。一起當志愿者的朋友建議他還是跟愛人通個氣。

一天晚上回到家,他給妻子發了條信息:“武漢疫情嚴重,很多地方都需要人,街道在招志愿者,你如果在,會去嗎?”

“要是沒孩子,我會去。”

“我在這邊沒啥事,要不我去吧?”

“街道提供防護服、口罩和護目鏡嗎?”

“都有。”

“那你要是想去就去吧!”

看到這句話,梁爽的心里一下子涌起一股暖流。但他還是忍了忍,直到第2天早上起床后,給妻子發了條消息:“我已經干了一段時間志愿者。”

妻子把這情況告訴了她父母。老兩口都是退役軍人,不僅支持,還很為女婿驕傲,給他發來很多鼓勵的話。雖然分隔兩地,但梁爽感到,一家人的心貼得更近了。

梁爽表哥表嫂在蘇州。看到梁爽在當志愿者,他們兩口子也想干點什么。正好附近有家工廠轉產口罩,他們跑去當義工,一個在生產線上,一個在打包線上。

有個在日本的遠方親戚,看到梁爽當志愿者的消息,聯系捐贈了一批防護物資寄到了武漢。

來自北京、江蘇、成都等地的朋友和愛心人士也通過梁爽捐贈了不少防護物資。

還有不少朋友,向梁爽咨詢怎么加入志愿者的隊伍。

善意也會“傳染”。自己的小小善舉不僅能幫助到一些人,還能影響到一些人,令梁爽感到由衷的欣慰。

做了就心安了

出車第一天,梁爽從早8點干到晚8點,后來的日子里,大部分要干到晚上10點甚至0點。第一天沒經驗,梁爽在防護服里穿多了,冬天的武漢,空氣濕冷,梁爽熱得汗流浹背。一天下來,護目鏡和口罩勒得臉上的T字區生疼,戴著橡膠手套的雙手也捂得發白了。

晚上回來,他會往身上噴消毒液,往臉上噴酒精。第二天,他發現眼睛又干又疼。衣服加了消毒液放洗衣機里洗,幾次下來,顏色掉得花一塊白一塊。因為老用消毒液,汽車也多處掉色。

因為過度疲勞和緊張,梁爽有時候心臟不舒服,有一天凌晨甚至發生一陣劇痛。他不敢告訴妻子,一個人胡思亂想,怕猝死,也擔心被傳染了。“最無助的時候,內心戲比較多,想想房貸、車貸還要還,孩子才5歲,怎么辦?”好在,吃了幾天阿司匹林后,癥狀緩解了。

為什么要冒著這么大的危險當志愿者?這個問題梁爽被人問過,也問過自己,他的回答是:“想在災難來臨的時候為社會做點事,做了比較心安,能多做一點是一點。”

在他心中,善良是抗擊疫情最溫柔的鎧甲。




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体彩北京十一选五
15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特发信息东方财富 南京麻将300园子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河南快3走势 新快3最新开奖上 不要碰炒股男人 福州全民麻将下载 秒速飞艇平台 贵州麻将怎么打初学